[r18]旷野

雷鸣之时:

*cp周迦,两人被召唤至同一场圣杯战争的补魔车


*迦尔纳御主运不好+耗魔导致的各种机缘巧合,文中其他人物都属剧情需要的原创


*文名=本次事件发生的地点(。


*好久没有写车了感觉驾照已经过期,而且脑洞匮乏没有什么好梗


超级无聊的车……看了想睡觉(




旷野




意识已经模糊到难以接收痛感了。




迦尔纳就这样直接被扔到了草地上,夜晚新鲜的露水沾在脸上,冰凉的触感让他清醒了一些。




"这副模样真是可笑至极。"




视野里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但是不用思考也足以知道他的真名。迦尔纳扯了扯干瘪的嘴唇,伤口随之裂开,铁锈的味道涌进他的口腔。




"阿……周那、"喉咙似乎被黏住了,因为魔力不足,Saber在他胸口上开的那个洞一直无法愈合,此时他还能发出声音已经称得上奇迹了。




阿周那冷哼了一声,把扛在肩上的另一个人也扔下来,那是他过于懦弱的master,早就在先前的战斗里吓晕过去了,现在倒是睡得很香。阿周那沉默着扣住他的额头,幽蓝色的光一闪而过,魔术师的身体随之剧烈地抖动了一下。






"!……不要……杀他。"迦尔纳撑起上半身来,血液滴在地上,又很快渗进了泥土里,阿周那瞥了那资质平凡的魔术师一眼,忍不住笑出声来。




"只是让他暂时无法醒来而已,而且……你不是连黄金甲都给他了吗,就这么不想与我一决胜负?"




他抓住枪兵纤细的脖子,把他拎起来,迦尔纳的身体因为疼痛不自觉地颤抖着,凌乱的头发被血污粘在脸上,苍白脸颊上还留着几滴晶莹的露水。


"迦尔纳,为了能够与你再战一场,你知道我等待了多少次圣杯战争吗?"






"……"




迦尔纳艰难地维持着呼吸,用失焦的眼眸注视着阿周那,他现在还不能死,自己的Master虽然无能,但对圣杯的渴望是无可否认的。他的手里聚集起微弱的火焰,在阿周那察觉到的瞬间刺了过去,丝毫没有懈怠的弓兵轻易地抓住了他的手,强行拉扯着他的手臂举过头顶。




"哦,还没有丧失战意吗?"




回答他的只有剧烈的喘息和挣扎,迦尔纳的喉咙已经彻底干涸了,被阿周那单手抓住的脖颈已经泛起了青紫,尽管还在试图思考反击的方法,但是就连回光返照似的那一阵清晰的意识也已经离自己远去了。


"……哈……放开……我……唔、嗯……"






长期缺乏魔力的身体,最先接受的是魔力灌入的事实。


"……唔……"


他依稀意识到阿周那吻了他,但是缺氧和身体对魔力的渴求很快就把他仅剩的理智夺去了,在口中搅拌的津液变得甜美起来。迦尔纳甚至忘记了闭上眼睛,开始软绵绵地回应这个突如其来的吻,涎水在他们舌头交缠时从嘴角漏出来,沿着下巴暧昧地流下去,迦尔纳连那一点点损失都舍不得,下意识要去舔掉,被阿周那不满地扣住了后脑,两人猛地靠近,牙齿都撞到一起,但是这样的疼痛也完全不值一提了,魔力藉由阿周那的唾液丝丝缕缕的渡给了他,终于把他迷失的理智给拉了回来。




迦尔纳咬了阿周那的舌头。




这个不合时宜的吻被突然中断了,阿周那一把推开了他,捂住了自己的嘴。迦尔纳嘴里的血腥味和阿周那刚刚流出来的血混杂在一起,被他囫囵吞了下去。






看到他喉结的颤动,阿周那笑出声来:"还挺主动的不是吗?"




"不是……"迦尔纳移开视线,他脸上还带着不自然的潮红,阿周那没有留给他多少解释的时间。推着他的肩膀将他按倒在草地上。


"魔力补给,你应该知道吧?"阿周那将手撑在他耳边,居高临下地发问。




偷偷地上车,打枪的不要(。






感谢各位补胎师傅qwq

评论
热度(868)
Top

© he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