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

季节列车:

魔女被赶进森林里去了。


这虽然是很久以前的事,却也是最近发生的事。


原本,魔女并不被称呼为魔女。她有自己的名字,但是经历或是听说了过去发生的事的人们,将“魔女”这个方便的名字挂在了她的头上。于是,她的名字不再为他人所知。


我是魔女。


她被别人逼着说出了这句话,然后进入了森林。


那是魔物开始滋生,某个被称为圣者的男人开始为人们提供保护的时候发生的事。


魔女是邪恶的生物,她们伪装成人类的样子,暗地里破坏着人类所珍视的一切。财产、亲情、友情、爱情,甚至是生命。她是狡诈的、冷酷的、阴险的魔女。圣者这样说道。


然而,她既不狡诈,也不冷酷,更不阴险。她连任何一种魔法都不会,她有自己的财产、亲情、友情、爱情,以及自己的生命。


森林里有一间小屋。那是魔女的小屋,从前的她听村里人这样说道。没想到变成了自己的屋子。魔女住进了森林,开始了虚无的每一日。


魔物出现了。那是与人类长相大相径庭的生物,是不应存在于这世上的怪物。丑陋、冷血、没有良知,就连生存的本能都没有,以生命为消耗品,横冲直撞地破坏着一切。


我与它们不一样,但是,我是魔女。


这样想着的她,在魔物接近小屋时,颤抖地抓住木桌的一角,一步也动弹不得。


然而,肆意摧残森林的魔物们,一到小屋跟前,就露出了敬畏的神态——从它们的牙齿和皱纹之间,挤出了一丝恐惧。


仿佛巡礼者一般跪拜着,魔物缓缓地退去了,又发出震天响的恐怖吼声,朝着村庄的方向去了。


我是魔女,正因为如此它们害怕我,从这里离开了。与村里人不一样,虽然嘴上说我是可怕的魔女,却只是在欺负我、辱骂我。然后将我赶到了这个森林。


魔女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透过窗户看森林的景色。


这是多么寂静的森林啊。小鸟和野兔的尸体散落一地,还有分辨不出究竟是属于谁的断肢和肉块。鲜血染红了森林,只有魔女的小屋附近,仍是一片绿荫。


啊,原来是这样吗。


我是魔女,已经不是人类了。


从村庄的方向传来了惨叫声。不一会儿,有一个满身血污的人来到了森林。


啊,我终于、终于到这里了。


魔女站在门口,看着虚弱到几乎要死去的男人。


你是谁?魔女这样问道。


“如你所见,我是一个快要死去的人。在外面,我被人称作圣者。”


你是圣者?我是魔女。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是魔女。这里是从前的魔女的小屋,魔物没有办法接近这里。正因为如此,我才将你赶到这片森林里来。只要在这儿,你就是安全的,永远不会受到伤害。”


是吗?


“我爱你。”


说完,被称为圣者的男人死了。


是吗。


魔女转过身去,进入了小屋。从此以后,没有人再见过魔女。


魔女死去了。


她也死去了。


                                                                                                            fin.

评论
热度(11)
  1. hera季节列车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he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