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轰】爆豪少年的考拉饲养手册

橙子汽水薄荷糖:

【爆轰】爆豪少年的考拉饲养手册



吸考拉轰中毒等产物,OOC有,第三条略血腥。

考拉轰太可爱惹,赞美考拉轰!!

(((o(*゚▽゚*)o)))(((o(*゚▽゚*)o)))


(一)

爆豪少年是个追求完美的人。这是指,当他在做一件事的时候,这件事情就必须做到最好。自然而然的,当他在管理十九种动物的时候,这些动物在生理和心理上,就不能出现任何问题。

自制了捕鱼的机器,分辨出树林中能吃的浆果并在采摘之前亲自尝试,挑水砍柴,用他们带来的装备搭建临时住处,花了半个小时劝说常暗鸡不再揪他的头发,花了半个小时劝说饭田猴不再揪他的头发,又花了一个小时劝说梅雨猫不要再玩他的爆炸装置,喂食,洗澡,这些对他来说……都很容易。

难题摆在眼前:他找到了一棵叶子又绿又嫩的桉树,然而那只红白毛的考拉却怎么也不肯离开他的腿爬上树进食。

考拉以极缓慢的速度偏过头嗅了嗅桉树,又以极缓慢的速度回过头嗅了嗅爆豪,毅然决然地将头埋在爆豪的胳膊上,再也不肯回头看桉树一眼。

爆豪气得跳脚,然而没有办法。他只得决定先打发了其他动物,然后才去好好教训教训这只不知好歹的考拉。

然而当爆豪投喂完毕,自己咬了一口刚洗好的苹果时,考拉湿漉漉的鼻子凑了过来,然后以一种爆豪难以想象的霸气将苹果掳走吃掉了。

爆豪惊呆了。

爆豪又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又被考拉抢走吃掉了。

爆豪火气上来了。他的速度和能力怎么能输给一只慢吞吞的考拉!

于是一人一考拉进行了吃苹果比赛,干掉了一堆刚摘下来的,新鲜的,水灵灵的苹果。

饭田猴委屈得哭了起来,爆豪更生气了,事实证明,考拉并不想和他比赛吃苹果,考拉只是想抢他的东西吃。



(二)

成为一名出色的动物饲养员需要:足够的动物知识和生态保护知识,丰富的实践经验,爱心,耐心,同情心。

专业知识爆豪不能说没有(《动物系个性的产生与演变》,一年级必修,雄英教育出版社),实践经历也不完全是空白(幼儿园暑期活动:参观有趣的动物),但最后一点就有些勉为其难了。且不说他面对的是十九种生活习性各异的动物,就算是在这些动物还是他的同班同学的时候,他也鲜少对他们付出人类这一种群特有的感情。

因此,当他对着不听话的动物大喊大叫,摆出恐怖的表情时,谁也不能怪罪他什么,毕竟是这种极端的情况,要求一个坏脾气的少年收敛他的天性,显然是过于苛责了。

爆豪花了几个小时,用了种种暴力和非暴力的手段,才总算把各种动物哄得安静躺下了。最后把没有听到爆豪口哨睡眠曲,哼哧哼哧发脾气的切岛狗撵回青草搭成的小窝,清点了两遍数目,爆豪已经疲累到极点。他甚至来不及钻回自己的睡袋,就坐倒动物休憩的帐篷前眯上眼睛,完全是凭借着潜意识扯过一件外套,摸索着探向自己的腿……

腿……

咦?

腿上挂着的那只呢??

爆豪吃了一惊,睡意吓得全无,要知道这个用于生存训练的无人海岛可是连蛇都有的!以那家伙现在的智商,被蛇咬了也要花上十分钟才能反应过来吧!

于是刚刚进入梦乡的红毛狗又被大拳锤醒,眼前的爆豪焦躁地冲他指了指自己的腿,比划出一个胖胖的形状,又指了指红毛狗的鼻子。

怕切岛不明白,爆豪甚至学了两声狗叫。

当然了,爆豪少年的狗叫学得也是极好的。

切岛狗的目光从茫然到了然只用了几秒钟,然而瞳孔里散发的不满已经将爆豪的神经刺激了几个来回。他们迅速出发,切岛狗东嗅西嗅,带着爆豪来到一棵椰子树前,发出一声请求嘉奖的自豪鸣叫。

可惜爆豪没空搭理他。红白毛的考拉屁股对着他们紧紧趴在树上,似乎是睡着了,可是爆豪的印象中考拉睡觉不是这种姿势,更不会全身发抖。

半边混蛋?爆豪试探着喊了一声,等了十分钟。

考拉没有动静。

轰?爆豪又等了十分钟。

考拉缩了缩身子,还是没有动静。

切岛早就呜咽着溜回去替爆豪守着动物们去了,爆豪拧紧眉头,独自靠在树下想着原因。回忆从太阳高起走到夕阳西下,爆豪终于记起自己在早上捕鱼的时候因为这个又胖又重的挂件妨碍了平衡而凶了他几句。

然而……就算是这样,这只考拉还挂了自己一天,晚上才不见的。

这反射弧长得也太可怕了吧……

远处的潮水起起伏伏,像是大海安静的呼吸声,月光清柔,海风舒适,爆豪摇摇晃晃地站在树下,困倦与乏力感让他整个身体都沉甸甸的。他揉着眉心不甚清醒地抬头,考拉还抓着树干,以蜷缩着的身姿瑟瑟发抖。

“焦冻。”爆豪迷迷糊糊地又叫了一声,不慎清醒地冲着上方的黑影张开手臂。

这一次他没有等上十分钟了,那个毛茸茸的躯体小心翼翼地顺着他的手臂爬进他的怀里。爆豪将他抱紧,还顺了两把毛,直到考拉安静下来后一颗心才填回肚子里。

“不知道动物变回原型的时候会不会留有记忆。”这是爆豪入睡前最后一闪而过的念头,“如果有的话,还是去找他道个歉吧。”


(三)

雄英教育方针的可怕体现在各个方面,即使是一个小小的生存训练也尽职尽责地打算让学生吃足苦头。环境严苛无比:陌生的气候,封闭的环境,隐藏在毒浆果中的可食用浆果,此外还有野外生存不得不防的生物:蛇。

当然没有毒蛇,然而普通的蛇也够可怕的了,被咬到可是要扣二十分的。所以当一只蛇蜿蜒爬行着准备攻击兢兢业业地化身砍柴樵夫的爆豪时,爆豪老早就察觉到了,只等那鬼鬼祟祟的家伙现身的瞬间给它来上一刀——树林中不能使用爆炸。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了爆豪的意料,他身上挂着的考拉——他都快忘了他的存在了——发出一声凶狠的尖叫冲着蛇的方向猛扑过去,龇牙咧嘴的表情狰狞无比,让人简直不能相信,那是一只考拉能做出的表情。

考拉亮出利爪,几下将蛇身上抓出惨不忍睹的血印子,又凶狠地磨了磨牙,张口将蛇咬成几段。

考拉像处理一堆破烂一样将蛇丢入草丛,又恢复了那副慢吞吞的,安静的,温顺的模样。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带血的爪子,一分钟之后,考拉愣愣地抬起头,圆圆的大眼睛写满了惊恐。

你自己搞得好不好!爆豪只想揪着他的毛耳朵大吼。

然而考虑到向考拉发脾气的代价,爆豪正了正额头上写满了忍字的头带,又回过头砍柴去了。

他砍足了今天用的柴,用绳子捆住背在身上转身走出树林,考拉默默地起身跟在他身后,爪子踩着地上的落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爆豪的头上爆出一根青筋。

爆豪的头上爆出两根青筋。

爆豪的头上爆出第三根青筋时,他回过头抓起考拉,不顾他的挣扎将它扔在自己的胳膊上。考拉处于本能地抱住他的手臂,回过神看见自己的爪子又是一抖,不安地瞄了瞄爆豪的表情。

“我洗行了吧!爪子也好我的衣服也好,我洗行了吧!你给我老实呆着!”

考拉的爪子犹犹豫豫地收紧了。爆豪托了托他的屁股,远远望见等海滩上的动物们朝他投来亮闪闪的目光,太阳快要落了。

Fin








评论
热度(237)
Top

© he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