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太*asymptote (未完

太太希望可以看到這篇的完整版!

岁阳:

预警  本篇未完!!只是个开头慎点!!!不知道会不会写完!!!


就凑后当段子看吧(明明不是


*师生恋×作家元素


asymptote/渐近线


Story for love and hate.



初春的早晨寒冷刺骨,空气中浸润寒气。中原中也揉了揉僵硬发麻的腿部关节,触碰反而带来刺痛,他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钢笔,将写了一半的信纸和杂志整整齐齐的摆好在桌子右上角,起身攥着热水杯就缩进了被窝里。


昨夜他整晚未睡,现在被窝也冷得像冰块一样四肢迟迟暖和不了,他蜷缩着坐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手中热水杯还飘着白气,中原觉得有趣,把自己冻的通红的鼻尖凑了上去,被热气包裹的感觉是美妙的,然而一挪开,鼻子遭到冷气的攻击让他更加痛苦。


他觉得应该自己应该很快能暖和起来,不过这不重要,他的大脑被另一件事情填满,心脏跳动的实在激烈,不去触碰便能感觉到它在胸膛里横冲直撞。


昨天,破天荒的,他收到了太宰治的信。


毕业这么多年除了芥川龙之介,他从未和任何一个同学或老师联系,怎么都没料到第一个联系他的人竟是太宰治。


上学的时候太宰治曾经是他的国文老师,当时他们关系并不好,或者说是单向的,他可以一辈子记住太宰治,而太宰或许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时他还什么都不懂,以为假装厌恶是来隐藏真实感情的最佳方式。在太宰的课上中原总是处处与他作对,下课后却从未说过话,甚至高中三年他都没有同太宰治打过一个招呼。


他那时对自己的反抗满意至极,以为太宰治的不搭理他也是跟他同样,略带赌气的反抗。其实现在回头看看,太宰治教过的学生太多,没必要对一个学生特别关注,甚至太宰根本不认识他。


很可笑的,他一个人唱了三年的独角戏,对方却可能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因为他只懂得懦弱逃避。


可是太宰治给他写信了。中原平静的拆看信,平静的看完,平静的把它放好,关灯睡觉的时候心脏才狂跳起来,手指怎么按压胸口都按不住,于是他也终于从状况外醒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不过是一封很普通的信,信上太宰简单的问候了他这几年的生活,然后说过几天他会从三鹰来到这里开讲座,希望能顺便探望他。


普通的,平淡无奇的一封信,就是长辈写给晚辈的信。


但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穿过一片梦与虚妄的黑色沼泽,山羊吟咏着朝之歌,悲伤又倦怠。



他闭上眼睛,记忆深处有些东西就翻滚了起来。


那时中原中也讨厌太宰治。


当被问起所谓的原因时他总是不耐烦的回答,讨厌他需要理由么?


就像情侣被问起为什么喜欢对方时,脱口而出的喜欢对方不需要理由,其实心里清楚爱上对方的理由实在太多太多数不清楚罢了。中原讨厌太宰,讨厌太宰治的一切,甚至连他们共同呼吸的空气都讨厌。


他讨厌太宰治来上课是虚伪的笑容和捏着粉笔的指尖,讨厌同班同学一口一个太宰先生,讨厌他们对太宰治的喜爱与夸赞,除了生了个漂亮的皮囊之外太宰治明明没有什么优点,人模狗样的所谓教师,写文章只会吐酸水挖苦生活却轻易被追捧,行为从来不检点桃色谣言到处都是,还有那张对待每人都一个样的轻浮的嘴脸。


在太宰的课上中原总是处处与他作对,太宰每说一句话中原都会在底下接话和吐槽,记笔记的时候只有中原抱着手臂冷眼相对,他还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攻击方式,就是在国文这门课上拿到第一,以不听你的课我依旧可以学的很好这样的理由来告诉太宰,你讲的课都是垃圾。


然而中原从来没有如愿,国文第一永远都是同班芥川。太宰因此对芥川青睐有加,整日在课上夸赞芥川多么有才华,私下里对芥川严厉又苛刻。芥川也十分崇拜太宰整日凑在太宰身旁,在中原看来活像一只围着狗屎转的苍蝇。中原承认芥川文章写得很好,但他从没认为自己比芥川差在哪里,或者说他可以做的比芥川更出色,可是不论他有多努力太宰从没关注过他。


他最后想明白了原因,太宰治也讨厌他。


在校园里他与太宰狭路相逢的时候,他总是昂头挺胸无视太宰治,而太宰也就好像没有看到他一样双手插兜轻飘飘的走过去。


很好,中原中也想这样非常好,他们终于完完全全的成为了敌人,他只觉得开心。


然后他做出了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有次太宰治在上课时候随口开玩笑,指着教室为了打扫新购买的消毒液傻笑,问为什么要在教室里放这个。


这个人永远都是这样笑着,开着没趣的笑话,过着中原永远无法插足的生活。


有什么事情可以影响你呢?


中原终于没有控制住自己,他大声的一字一句的回答,还不是为了让你赶快喝了去死。


教室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诧异的目光全部投在中原脸上,令他大脑瞬间宕机。


他确切的明白自己说错了话,他原本只想开个玩笑随口说说,却不料造就了这种状况,想要开口解释身体却不听指挥,就像身体被扔在南极大陆一样冻了个严实。


他慌张不知所措想抢救一下局面,太宰却笑了一下在高处开口了,说我早就知道有人想谋害我了哈哈哈,整个教室就又跟着哈哈笑了起来。


他们把这都当成活跃课堂气氛的笑话了,中原长出一口气,却整节课困在太宰那个笑容里。


毫无生气的,忧伤的笑容,只有中原能读懂笑容。


最终没人记得这件事,人们对记忆总是短暂的,因为他们只会牢记与自己有关的事情。太宰也没有再提这件事,仿佛中原是空气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总之在他心中不会激起一片波澜。


两周后太宰突然消失了,据新来的临时老师说,太宰家里遇到一点事情。那几天芥川总是没有精神红肿着眼眶中原也没有特别在意,他继续口无遮拦的挖苦着太宰,说他一点都不负责任在期末考前随意丢下学生实在自私。


听到这些芥川仿佛突然爆炸一样站起来一拳抡在中原脸上,中原一肚子莫名火气就蹭蹭的往脑门子上窜,他毫不留情的回击,两人就这样扭打在了一起。直到被拉开中原才发现了两件事情,一个是他被芥川打破了鼻子血水糊了一脸,一个是芥川的眼泪比他的血量还多,啪啪的往地上掉。


事后他俩被罚站在教学处门口,他的鼻血早止住了芥川还是抽噎个不停。


他良心有愧最终还是给芥川道了歉,说是我不对我知道你尊敬他,就这么大点事就不要在哭了好不好。


然而芥川听了却瞪着他,泪水又哗哗往出涌,他哭着说你知道些什么,太宰先生自杀了。


在芥川断断续续的讲述下中原知道了几天前太宰治服了过量的安眠药,幸亏被发现的及时送去医院救下一命,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


中原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回家的,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那晚他做了个梦,梦见地上有一个小坑,掉在里面的人都出了糗,他就祈祷着太宰治掉进去,他等啊等,等啊等,可是却一次都没有如愿,终于有一次太宰治失足踩了进去,中原却突然发现他踩的是无底深渊,他慌乱的跑过去想要拉住太宰治的手,然而太宰治却笑的悲伤又好看,两手插兜就这么消失在了万丈深渊里。


醒来的时候他摸了一下脸上冰冰凉凉粘糊糊的泪水,转了个身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继续哭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伤心,好像是活了这么多年的悲伤全都泄露,眼泪止不住一样往下流。他突然有点体会到芥川的心情,也第一次发现,或者说第一次意识到,他有多么喜欢太宰治。


再到后来太宰不再是他的老师,芥川成了他的朋友。几乎每天芥川都会跑到另一栋教学楼上去找太宰,中原跟着他,看着芥川眼睛里面亮晶晶的闪光,他就想,同是天涯沦落人吧。芥川见太宰的时候他就躲着,有时是楼梯后面有时是墙角,美其名曰讨厌太宰治。他听着他们聊天,太宰声音好听极了,不管是夸奖批评还是聊天都那么温柔,真好啊,中原偷偷沉浸在他的声音里,可是那些温柔严厉没一样是属于他的。




—————————


后面这部分……因为文章没有打大纲(本来想些短篇来着)脑洞太发散,导致加上后面的部分向长篇的方向发展了,emmmm其实不是很想把半成品发上来,但是实在是写不下去了【土下座


……需要修改的地方也很多。


以后会补完但不是最,我需要换换心情写写别的,不然会被这个故事压抑死orz……

评论
热度(50)
  1. hera岁阳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希望可以看到這篇的完整版!
Top

© he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