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愿望是可以读雨果的东西不需要脚注

儲存

Violescent:

3.1 从巴黎的原子看巴黎





因为巴黎是总和。巴黎是人类的天幕。这座奇妙的城市是各种死去的习俗和现有的习俗的缩影。凡是见过巴黎的人都以为见到了历史的全部内幕以及幕上偶现的天色和星光。巴黎有一座卡匹托尔,就是市政厅,一座帕特农,就是圣母院,一座阿梵丹山,就是圣安东尼郊区,一座阿西纳利乌姆,就是索邦,一座潘提翁,就是先贤祠,一条神圣大路,就是意大利大路,一座风塔,就是舆论,它并用丑化的方法代替喏木尼。它的马若叫做纨绔子弟,它的对河区人民叫做郊区人民,它的哈马尔叫做市场的大汉,它的拉扎洛内叫做黑帮,它的柯克内叫做花花公子。别处所有的一切巴黎全找得到。


杜马尔赛的卖鱼妇和欧里庇得斯的卖草妇针锋相对,踩绳人福利奥佐是掷铁饼人弗让纽斯的再世,德拉彭第乌纽斯。米勒会挽着侍卫华德朋克尔的胳膊,达马西普会在旧货店里流连忘返,万森刺杀苏格拉底正如阿戈拉囚禁狄德罗,格利木·德·拉雷尼埃尔会做油脂牛排正如古尔第吕斯发明烤刺猬。我们见到普劳图斯著作中的高架秋千重现在明星门的气球下面,阿普列乌斯在普西勒遇见的吞剑人便是新桥上的吞刀人,拉穆的侄儿和寄生虫古尔古里翁是一对,埃尔加齐尔请爱格尔弗依把他介绍给康巴瑟勒斯,罗马的四个纨绔子弟阿尔瑟希玛尔古斯、费德洛木斯、狄阿波吕斯和阿尔吉里帕乘着拉巴突的邮车从拉古尔第出发,奥吕·热尔在孔格里奥面前没有比查理·诺蒂埃在波利希内尔面前待得更长久,马尔东不是母老虎,但是巴尔达里斯卡也绝不是一条龙,滑稽人潘多拉布斯在英格兰咖啡馆里嘲弄享乐人诺曼达纽斯,埃尔摩仁是爱丽舍广场的男高音,并且在他周围有无赖特拉西乌斯扮成波白什向人募捐,在杜伊勒里广场上掐住你的衣扣、不让你走的那个讨厌人让你在两千年以后还重复着忒斯卜利翁的那句话:“在我有急事时谁突然抓住了我的衣襟?”叙雷讷酒冒充阿尔巴酒,德佐吉埃的红滚边配得上巴拉特龙的大摆,拉雪兹神甫公墓在夜雨中和埃斯吉里一样发出磷光,为期五年的穷人冢比得上奴隶的租用棺材。


请你找找有什么东西是巴黎没有的。


巴黎是宇宙的同义词。巴黎就是雅典、罗马、西巴利斯、耶路撒冷、庞坦。所有的文化在那里都有缩影,所有的野蛮风气也一样。巴黎会感到美中不足,要是它没有一座断头台的话。




。我小时候从来没意识到雨果是个啰嗦的人,因为十岁的孩子并不能留意他在说点什么(真怀念啊

评论
热度(4)
  1. heraViolescent 转载了此文字
    儲存
Top

© he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