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ng normal is no fun

對不起擅自轉載了但我真的好喜歡這篇啊啊啊啊啊

moccona:

  


很多人第一次看到Sirius和James在一起的时候,会以为这俩人是情侣。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情侣,是那种甜到腻人的情侣。光是互相交换爱慕的眼神就能浪费掉一天,并且营造出某种让Chet Baker的歌循环播放的氛围。


没人会责怪他们先入为主,基于Sirius用他的手臂搂着James肩膀的方式,或者James怎样熟练地让自己倒进Sirius的怀里。又或者他们分享咖啡的样子,尽管他们的口味不一样(James喜欢黑咖啡,Sirius的咖啡要加牛奶和分量可怕的糖),然后互相给对方带小点心。他们跟所有人都保持着礼貌的距离,就像一个体面的英国人该做的那样。不过一旦他们出现在对方的视线里,所有关于私人空间的概念瞬间就被踢到一边了。


“他们总是这样?”Diggle有一次问,就在两个人笑嘻嘻地勾肩搭背从犯罪现场回来时。


“每次都这样。不只有见面和道别,他们在生日的时候也做一样的事,烟火节、看球赛、智力竞赛之夜、逮捕犯人、或者只是想要抱抱的时候。”Remus耸耸肩。“我觉得他们大概有永远也治不好的肌肤饥渴症。”


在犯罪现场,人们通常不会找Black探员,也不会找Potter探员,他们会找Black和Potter探员。然后理所当然,他们会被发现肩并肩地靠在一起,或者蹲坐在尸体旁边,Sirius把自己的下巴架在James的肩膀上,看着他工作。在天特别冷的时候,James会一直推搡Sirius直到他挡在自己和风口中间,然后整个人贴在Sirius的身上顺便试着把手偷偷伸进Sirius的大衣下面。


(在场的警官能知道James何时找到了线索,因为Sirius会突然跳起来然后咒骂Potter你刚才是拿着一块该死的冰么?James会让他闭嘴,因为Sirius打断了他的思路。Sirius会说James作为一个第二专业是生物的人,难道就不担心自己差得要死的循环系统?没有活人的手会这么冰。)


所以,对,每个看着他们超过十秒的人都以为他们俩是一对。然后他们坚持自己的判断,直到他们遇见James的妻子Lily和可爱的Harry。或者直到他们意识到Sirius虽然吸引世界上所有性别的生物,但他本人却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对“严肃的感情”不知为何物。


James的妻子Lily是个非常成功的记者,同时也是个狂热的足球粉丝。她和James简直一见如故。Harry则无比崇拜自己的教父,每当James和Lily想要一点独处时间时,Sirius就成了免费的临时保姆。


(曾经发生过一件这样的事情,某个被James扔进监狱的男人刑满释放时,带着满腔的狂怒和怨恨,他找到了Potter家,咆哮着要复仇。James和Lily出门共进晚餐去了。当他们狂奔回家,刚好撞上护理人员把一团血肉模糊、抽噎呜咽着的东西抬进担架。Sirius的脸上有一道划痕,几个指关节上有点瘀伤。Harry冲过来挂到惊魂未定的父母身上,兴奋地叫嚷着“他拿着枪,所以Sirius就把他的手腕折断了,”还有“他把那个人推在墙上,妈妈,太帅了!”和“爸爸,我长大之后要像Sirius一样当个忍者!”Sirius从此被正式宣布为Potter家的保镖。)


所以真的,没人应该在意他们之间的身体接触。James借给Sirius旧的足球运动衫,而Sirius宣称这是他穿过的最舒服的东西然后迅速偷走了它。James作为报复,拿走了Lily织给Sirius的一件套头毛衣。


每当James需要给妻子和别的女同事挑圣诞礼物的时候,他会把Sirius拖出来逛街,然后逼他用法语帮自己写卡片。他说这是归功于Sirius七十个前女友(“我没有七十个前女友!”“跟你那占领半个银河系的粉丝团说去。”)培养了他多愁善感的一面,所以他比较擅长这类东西。Sirius通常会把他扑倒在地,然后演变成一场全面摔角最后以他们在酒吧里靠在对方身上,小口喝着啤酒并为谁赢了而争论不休作为告终。


更别说Sirius会多带一条围巾去现场,因为James总是忘记带他自己的。而James在每个周末都把没人做饭就会饿死的Sirius带回家蹭吃蹭喝。


“他们…在约会?”一个巡警问。他是新人,还在艰难地摸索着局子里的人物关系网络。


Sirius和James正坐在办公桌上,身边有一堆中餐的硬纸盒。Sirius坚定不移的把自己碗里的洋葱都挑到James碗里。James摇摇头,夹起一颗水煮西蓝花送到Sirius的嘴边,这样他就能吃着有益健康的绿色蔬菜同时还不用停下他跟洋葱的战争。


“James Potter,直的。已婚外带一个小孩。”Remus说,用一种只有澄清太多次的人才会有的认命语气。“Sirius Black,疯狂的雌性杀手。”


只剩下一个饺子了,他们互相推来让去,就像在打冰上曲棍球。巡警盯着看了很久,然后哑口无言地看着Remus。


Remus叹气。“对,他们喜欢干这种事恶心大家。”


Remus认为他的人生会轻松很多,如果他的两个好朋友真的在约会,或者停止这种搂搂抱抱的行为。Remus已经不知道在走进这俩人的办公室时尴尬地退出去多少次,就是因为看到他们蜷缩在沙发上,头靠着头,黑发和黑发纠缠在一起,亲密地低语。或者James横躺在Sirius的膝盖上而Sirius把他的背充当成一张临时办公桌。


不止一个人接近Lily,小心翼翼地打开话题,说她的丈夫看起来跟他童年玩伴走得太近了,这是不是他搞外遇/“中年危机”/同志倾向?Lily只是抬起一边眉毛,然后说他们现在很幸福,非常感谢关心。James只是比一般人更喜欢身体接触,所以如果他的柏拉图式的灵魂伴侣能让他开心,那么她不打算阻止。


“你认为我们奇怪么?”Sirius问James。


“定义‘奇怪’”,James说。他换了换姿势,好让Sirius在他身上躺的更舒服。“跟你的字谜狂热比起来,一点也不。”


“好吧,没错。但是这说明不了什么。”Sirius翻过来把下巴靠在James的胸膛上,这样他能看着他的眼睛。“正常男人不会跟他们的朋友搂搂抱抱。就算他们是死党。”


James弹了一下他的额头。“正常男人也不会坚持认为自己到了晚上会变成一只大黑狗四处游荡。”


“这是真的,我记得大脚板的样子。”Sirius有点恼火。“那么你又怎么样?”


James耸肩, “人生苦短,我应该尽力去享受能得到的每一丝快乐。而这个,”James补充,伸出一只手绕着Sirius把他搂紧在自己的胸膛上。“让我开心。我一点都不在乎别人会怎么想。”


“哇。”Sirius眨眼。“你还真是意料之中的肤浅,一个享乐主义者。”


James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头。”闭嘴好好看比赛,Black。”


Sirius笑了然后转头。有一队球员因为罚球失败和对方队员开始打起架来。


Sirius又一次开口。


“但正常多无聊啊。”


“没错。”


 


END

评论
热度(425)
Top

© hera | Powered by LOFTER